Boss直聘变好了吗?业内:招聘玩家都没摆脱中介身份 新浪财经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
  • 来源:兴化400生活网_兴化400网_邢台招聘123最新消息_邢台123招聘|寻星
阅读模式

  标题:李文星事件两周年,Boss直聘变好了吗?  

  互联网创业的上半场崇尚‘唯快不破’,空心地带积累了各种隐患,到了下半场,是一个集体补课和还债的过程。‘李文星事件’发生两年来,Boss直聘做了什么?在它快速发展的同时,有没有能力承担社会责任?

  2017年8月3日凌晨,北京下起了大雨,位于太阳宫的冠捷大厦Boss直聘办公室里灯火通明。

  此前发生的一起大学毕业生死亡事件,与这家创立于2014年的公司直接相关:985大学毕业生李文星在Boss直聘上应聘,陷入天津传销骗局,失联后最终不幸身亡。Boss直聘随即成为众矢之的,被拷问‘审核责任’,全公司连夜上线安全审核系统。

  两年过去,招聘行业生存愈发艰难。‘老大哥’智联招聘在2017年从美股退市,被媒体解读为‘退市求发展’。同时期创业的拉勾网被爆使用黑客手段,盗取Boss直聘苹果商店账号,使其下架,2018年拉勾网出现大规模裁员,CEO离职。

  一片硝烟之中,Boss直聘轰隆向前的步伐却未停止。2018年世界杯期间,Boss直聘的广告营销铺天盖地,虽然广告词重复直白,被批‘吃相难看’,但这之后,它的用户数翻了一倍。今年Boss直聘则意外传出‘准备上市’的新闻,7月初,CEO赵鹏曾向媒体表示,公司具备上市条件,想用12个月变成一个准备好上市的公司。

  一面要疯跑向前,一面要应对‘社会责任’的叩问,这是在2014年左右成立的‘社会型’互联网公司面临的共同烦恼:它们从大众需求出发,为解决一类社会问题而创立,为活下来或是跑赢行业,两三年内急速膨胀,但应对产品的场景、人性准备不足,频发安全事件,直到危及人命才警醒。

  互联网创业的上半场崇尚‘唯快不破’,空心地带积累了各种隐患,到了下半场,是一个集体补课和还债的过程。‘李文星事件’发生两年来,Boss直聘做了什么?在它快速发展的同时,有没有能力承担社会责任?这些都是他们在上市前要给公众的答案。

   事件之后

  身份审核似乎是一夜之间长出来的要求。回到2017年,有媒体在‘李文星事件’爆发当天下午用Boss直聘编造招聘信息,收到7位求职者的简历,而到了第二天凌晨,系统提示职位没有通过审核,原因是没有身份认证。

  招聘行业成为虚假信息重灾区并不是新闻。当年腾讯科技记录了一项搜索数据,在微博上搜‘招聘网站名字+骗子’,智联招聘的搜索结果是241条,58同城331条,前程无忧/51job94条,拉勾网32条,中华英才网31条,BOSS直聘22条。

  骗法各种各样,有求职者使用招聘软件,去面试一家公司的文员职位。交完一堆材料后,面试只有10分钟。后来该公司被查出是空壳,只要投简历者都通知面试,但要提供一大堆材料,身份证、学历、离职证明等等,公司楼下有家复印店,复印一张收费高达5元。原来公司只有两个人,一个负责收材料,一个负责开复印店,一年赚了60万复印费。

  被招聘软件招揽而来的多是求职心切、社会经验匮乏的刚毕业大学生,缴费是骗子常用的手段。有人在交13000元培训费后,被安排一份每月2000元的工作,后来被迫辞职。还有人在软件上被告知,只要交一笔400元的工号费就可以入职,转钱后对方立刻消失。有公司则先提出一些看似正当的要求,比如要求出示从业资格证,求职者一旦没有,就得花260元让公司代办。收取费用的名目可谓挖空心思,有求职者甚至被要求交一笔‘二轮面试机密信息押金’。更有骗子公司,在招来面试者后,以笔试不能被打扰为由,收缴面试者手机,趁考试时卷手机逃跑。

  李文星被卷入传销组织后死亡,是这些案例中最极端的。一位亲历过该事件的Boss直聘员工告诉《人物》,事件之后,公司内部才有了一种‘变大了’的概念,‘你已经是一家服务几千万人的公司了。’而在这之前,公司的规模只是一个模糊的感受,‘大家都在专心做招聘,不知道那么多坏人通过平台去操作。’

  让贼觉得划不来,是Boss直聘最初的应对办法。加入身份证、人脸识别等,CEO赵鹏号称投入一层楼,百人以上,分为审核、封禁、投诉团队来做审查。特别针对群众演员、区块链、P2P等高敏感行业,北海、桂林、天津等地区企业审核更严。在发现或接到举报后,将冻结账户或暂停服务,这条红线包括,发布传销、直销内容,公司、薪资内容不真实,甚至发布不良的鸡汤段子。

  但产品场景的复杂性超出一般人的想象,完全依赖审核并不现实。‘李文星事件’之后,有一位男子举报称,女朋友通过Boss直聘去深圳参加面试时失踪,怀疑被传销组织控制。消息在两小时内传到赵鹏那里,公司高层立刻投入一线处理,报警、调监控,和女孩面试的公司打电话,得知女孩并未去面试。苦熬两天后,终于在派出所找到人,原来女孩在商场偷窃,被抓到派出所拘留了。

  此外,‘如何定罪’也是Boss直聘遇到的难题。曾经客服接到电话,一位女士说要曝光Boss直聘,让她去了一家卖假酒的公司。而真实情况是,她去面试一家公司,营业执照、工商执照齐全,但他们卖的东西是假的。

  赵鹏曾在回应媒体类似问题时说,‘这个对审核要求很高,审核人员还要学什么叫证据链,什么叫举证责任,因为一不小心他就要扮演法官。’无法审判带来的常常是无力感。曾经有人举报,应聘的公司融资信息、CEO学历都有造假嫌疑,还称要曝光给媒体,但实际情况是,他被该公司无故辞退,拿不到劳动补偿,想通过Boss直聘平台维权。还有一位河北邢台的女子在平台举报自己有生命威胁,赵鹏亲自赶去,才查明她是被丈夫家暴,可能当时正在使用求职软件,顺手点了举报。

  Boss直聘的责任边界不断被挑战,除了联系劳动仲裁,他们能做的似乎不多。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公司员工谈到对这件事的理解,‘Boss直聘似乎承担着一种情绪宣泄功能,应聘者找不到老板,就希望找到一个人来给他背锅。’

   技术驱动

  在互联网行业,招聘公司的技术人员相较而言大多默默无闻。招聘专家刘健彬告诉《人物》,整个招聘行业对技术要求不高,大家的印象里,‘工程师都比较low。’

  然而‘技术驱动’依然是Boss直聘视如珍宝的四个字。从多位该公司员工的反馈中,能感受到‘技术’给员工带来的一丝优越感,当提及公司价值观时,一位员工脱口而出的是,‘我们当然是一家技术驱动的公司。’

  ‘技术驱动’写在Boss直聘员工守则第一条,更体现在实际行动上。比如公司创立第一年,程序员的工资就对标百度,之后的薪资改革计划叫做《再也不怕张一鸣了》,薪酬上与财大气粗的今日头条较劲;公司三层楼都是技术人员,占到总人数的一半。

  对技术的执念,可以追溯到Boss直聘创立之初。2014年4月,在搜索和推荐这两个选项之间,Boss直聘选择了后者。

  赵鹏曾向《字母榜》回忆,从1997年有招聘网站到2014年,17年时间里,不管在美国还是在中国,上一代招聘网站用搜索的方式招聘,相对同时代的互联网技术是落后的。他举出的例子是,北京有300多万家大大小小的机构,让一个求职者用搜索器找到跟自己有关的职位,听上去很反常识,搜索器解决不了这个问题。于是用人工智能做推荐,就成了这家公司的技术底座。

  相较于学历、薪资、工作经验等传统的简历匹配方式,Boss直聘的技术核心在于一种动态匹配,用机器去猜招聘者和求职者的癖好,比如他和不同人展开聊天的次数,通过时长来判断其真实喜好。这一切都是为了节约双方时间,尽快达成面试。费用以招聘方看简历的次数收取,实际是收取一种匹配度的服务费。

  此外,老板能直接和求职者像微信聊天一样对话,也是Boss直聘号称创新之处。知乎上有一条有意思的求助,‘用Boss直聘不小心给现在的老板发了一条信息,请问她能看到吗,该怎么办?’ 回复五花八门,有人请提问者放宽心,‘Boss直聘里不都是boss,就像老婆饼里不一定有老婆。’

  对于Boss直聘里有没有老板,星瀚资本创始人之一杨歌认为这也许是一个商业噱头,因为真正的大厂老板是很难盯着招聘平台看的,但他同时也认为,进入手机移动端,阅读信息更隐私和个人化,直接触达领导具备可能性。

  一家初创公司的CEO吕明合就经常用Boss直聘招人。最近一周他在Boss直聘上花费了1000多元,看过上千个求职者简历。他想招一位主播,从成本考虑,希望这个主播最好同时会摄像。他招编剧时,希望附上的作品有较高审美,但是这些‘非标准’的要求,HR往往很难理解,只有自己和求职者直接聊才能切中重点。

  但一位上市公司的前CMO王鑫却认为,在Boss直聘上很难招到人,她曾经想招一位助手,希望有常青藤的学历,有从0到1创办公司的经验,在互联网的大厂里打磨过,这样的人才在Boss直聘上鲜少看到。

  招聘专家刘健彬如此评价Boss直聘的定位:从应聘者来说,他们切准的是蓝领到白领中间的一批人,工作只有两三年经验,职场人脉较少,没有内推和朋友圈推荐,比较依赖移动端互联网招聘方式;至于招聘方,Boss直聘主要适用于初创公司,公司扁平,老板有更多时间花在招人上。

   少年公司

  出生在互联网的疯狂时代,Boss直聘无疑是幸运的。2015年之后兴起双创潮,当年创业公司达到1479.8万家,数不清的程序员、算法工程师、运营等岗位在招聘软件上被展示和定价。互联网公司跳槽的频繁更是加剧了招聘软件的繁荣,Boss直聘积累前100万用户花了整整1年,第二个100万只花了两个月。

  高速狂奔下,Boss直聘呈现的是一种‘少年状态’。赵鹏曾在今年7月份接受采访时总结,‘公司成立5年,正好是一个少年公司,少年公司心无芥蒂、百无禁忌、很阳光。’

  据《人物》了解,在Boss直聘工作两年就算是老员工,工作氛围也偏于简单,没有严苛的KPI考核,强调‘做人’、‘同理心’。公司也没有末尾淘汰,不能胜任工作的人,一般都可以转岗。

  Boss直聘似乎很愿意被认作是一家‘少年公司’。在公司规模达到上千人之后,赵鹏在《燃财经》上吐露有些员工开始用‘成年人的方法聊天’,出现‘商业模式’、‘战略’、‘格局’这种‘玄幻’的词,他听后觉得可怕,因为‘不太像人话’。赵鹏承认公司一定会有人‘摸鱼’,但他信奉没有混沌就没有自由度,创业公司需要混沌。

  被形容为少年特质的公司,比较知名的是ofo和滴滴。一家媒体做了这样的比喻:滴滴就好比6岁的‘巨童’,身型已大得可怕,心智却未成熟,享受了超越同龄人的高速成长意味着如今要承受代价。对于这个比喻,放在Boss直聘上一样适用,因为除了容忍混沌之外,这家少年公司的另一面是——纵情和豪赌。

  最鲜明的例证是2018年世界杯营销事件,当时Boss直聘拿出一亿多元,几乎划走账上的一半,去投央视转播世界杯的广告。他们的诉求很明确,当时软件日活量只有一百多万,而智联、前程无忧的数据都是它的一倍以上。赵鹏曾坦言,希望抓住四年一次的机遇,事件营销一下,和友商达到一个数量级。

  Boss直聘最后选择一种最简单的营销方式,直白、重复。广告播出后,加上马蜂窝和知乎,三家公司被骂作‘三傻大闹世界杯’。赵鹏把《三傻大闹宝莱坞》剧照里长得像屁股的椅子买回来,放在公司20楼。他对媒体回应,‘惹得大家不高兴了,耍个活宝让大家开开心。’

  同样的营销策略赵鹏早就用过。1989年赵鹏以山西省文科探花的成绩考入北京大学,毕业后在团中央工作11年,后来下海加入智联招聘,从公关经理干起,做完了所有能做的岗位,最后成为CEO。2010年,他不惜重金投放世界杯广告,带领智联扭亏为盈。到了去年的世界杯营销之后,有人称他为‘营销型CEO’。

  钱花在哪儿,往往最能体现一个公司的喜好与倚重。除了营销,这家公司乐于把钱投在实验室等‘轻项目’上,急于在‘技术体系’上出成果。2018年7月,Boss直聘组建了职业科学实验室,号称要对职场人的幸福感、安全感等进行研究。

  今年7月初,Boss直聘举办成立5周年媒体开放日,距离‘李文星事件’也过去两年了。两年来Boss直聘对于平台监管的漏洞补足了多少,并无太多细节公布,新闻稿件里只能找到一句话,‘求职者权益保障年度投入达上亿元。’

  赵鹏的理解还是钱解决一切,‘平台对坏人的战争,本质上就是成本的战争。’Boss直聘成立5年来,虽然这位CEO号称全年营收在数十亿数量级,但他同时又称,距离实现大规模赢利还有距离,Boss直聘的赢利状况是‘微利’。

  招聘专家刘建彬认为,Boss直聘要赢利真正的壁垒在于,从白领到蓝领市场的限制。从基因上来讲,Boss直聘和拉勾、猎聘等新兴招聘网站一样,是一个偏于白领的招聘网站,‘大多数人很难想象,一个包工头或者一个餐厅老板会在Boss直聘上招聘员工,但是如果换成58同城、智联等传统招聘网站,一切就合理了许多。’刘建彬说。

  此外,很难达成闭环也是难赢利的原因。比如淘宝是一个闭环,挑选、付钱、收货,赢利方式清晰、简单,但Boss直聘很难让每个招聘者都对求职者满意,或者能让求职者通过面试,顺利入职。他们只能在匹配度上去优化,本质上卖的是‘匹配服务’,除此之外,难有赢利点。

  业内因此评价,‘目前所有的招聘行业玩家,都没有摆脱中介的身份。’即使是Boss直聘,也只是改变了一种企业和候选人沟通的方式,所有招聘行业的产品,依然绕不开流量转化,从提升浏览率转化为投递和简历下载,或是直接获得联系方式,此外并没有其他的赢利方式。

  ‘低频次’,是投资人杨歌认为的招聘行业最大短板,‘这个赛道属于四级子行业。’在他看来,类似于老挝语在语种中的地位,可以类比的是租房和婚礼的频次,‘为什么办婚礼没有一个专门的App,因为频次太低。’

  无论能否上市,公众最关心的还是Boss直聘的‘审核责任’。‘我也没有资源跑到他家里去做田野调查做访谈,我没有执法权,我也没有调查权。’面对这个问题,CEO赵鹏曾向媒体表达了无奈,‘我不能跑他家里说你跟我说清楚,你让我看一下你员工入职的台帐,走人的台帐,因此我将对你封杀,这不是我能干的事。’

责任编辑:赵慧芳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