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十九大时光】上海年轻人既要住在市中心,又不想合租老公房,怎么办?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6
  • 来源:兴化400生活网_兴化400网_邢台招聘123最新消息_邢台123招聘|寻星
阅读模式 摘要: 在租房的相关事项可能将被法律改写的同时,设计正微妙地改变年轻人的租房市场。

32岁的建筑设计师聂运华数年前刚到上海时,租了一栋老房子的阁楼。房东是位80多岁听不太懂普通话的老太太,每次沟通前他都要专门找一位会上海话的阿姨来当翻译; 老房子没有卫生间,早上要去公厕倒马桶,洗澡要等天黑,才能偷偷拎一桶水到天台往身上浇。 而后辗转,第二次租房,租的是靠近东方明珠广播电视塔的一栋楼房的顶层,面积只有约5平方米,令他印象最深的,是窗户和空调都要与“邻居”共享,一人一半……  

 

对刚到大城市打拼的年轻人而言,租房是必须面对的生活方式之一,可既要顾虑房租高低,又由于社交、工作的需要,想住在相对市中心的区域,于是只能租下一些“奇葩”房,或与陌生人合租。一部分的生活品质,似乎必须要被牺牲掉。  

 

不过,这种情况正在改变。6月,聂运华租下黄浦江边德平路上一套两室一厅,他把主卧稍加装修之后放到某共享住宿网站上吸引短期住客,客厅则免费提供给“沙发客”——他在德国留学时,便当过不少次“沙发客”,他被这种分享的理念打动,将它视作一种回馈。几天前,一位德国客人入住,与聂运华相聊甚欢,还即兴吹起横笛。俩人站在阳台上,杨浦大桥和黄浦江尽收眼底,傍晚能听到江上的汽笛声,颇有意境。

 

更令聂运华这批年轻人期待的是, 10月22日,住房城乡建设部部长王蒙徽透露,住建部正在抓紧推进住房租赁市场的立法工作,同时正在进行12个大中城市住房租赁试点工作。另外,《住房租赁管理条例》正在加快研究和制定。  

 

在租房的相关事项可能将被法律改写的同时,设计正微妙地改变年轻人的租房市场。

 

租住在市中心的“牺牲”    

 

今年大学毕业来上海工作的广东人陆丹,曾写过一篇文章,名为《跟陌生人同睡一张床的第一百个晚上》。 毕业时,母亲给了她2000元钱,她在网上找人合租,和另一个女孩同住一间卧室、一张床,如此也要约1000元。她也四处打听过,这1000元若想要租一个好的单间,则可能要住到郊区,通勤不便,于是只能如此。她那时总会想,能否既租住在市中心,又能有尊严、独立地生活呢?  

 

与90后陆丹类似,80后王孜也有租房的烦恼 ——他租在延庆路上的老建筑里,破旧是难免的。刚来的时候,墙角结了蜘蛛网,墙壁发霉,通风不好,而邻居做饭就在楼梯口,油烟会飘进房间里,他只能买个通风扇换气。租户之间的关系很微妙,隔音不好,大家相互影响,但某些方面又泾渭分明。比如用电用水,向来费用公摊,如今改造成了独立的水表,可洗手间也大变样,一个洗手池上面有三四个龙头,一家用一个,不能搞错; 精打细算到连马桶冲水,上完厕所也要打开自己“专属”的放水开关。 租在老房子里,做事也不能“越界”,例如把自己的盆子遗留在公用洗手间,或者上厕所忘记关灯,都是要被“教育”的。至于洗澡不方便、做饭要到外面去这些事,他已经觉得不是问题了。  

 

但是王孜又挺喜欢这老房子,毕竟是市中心,离地铁站近,去哪里都方便。他也喜欢听楼下的阿婆讲故事,阿婆说起60多年前刚搬进来的情景,这栋老楼豪华极了,地板是美国进口的柚木地板,锃亮锃亮的,可以在上面打滚,房间的装潢“只有百老汇舞厅才会有”。  

 

爱老房子的年轻人不少。一所长租公寓的销售总监黄亮的家就在外滩附近,每周都有好几拨老外特意来参观。毕竟老建筑经过百年洗礼,外观沧桑大气,屋子里也都是老古董,硕大的壁炉,欧式瓷砖的地面,正宗的洋钉,两米高的落地窗,木头楼梯扶手上满是雕花。黄亮家邻近老建筑楼顶有天台酒吧,风景独好。当然,参观者中有不少人萌生过租住在黄亮家这栋老建筑里的念头,可走进楼道,是另一番天地:公共区域没人打扫,凌乱而陈旧。不少人看后,打了退堂鼓。

我也说两句

猜你喜欢